最新新闻:
工作动态
时政要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 时政要闻

老年教育火热,你抢到学位了吗?————全市老年大学“一位难求”现状调查
发布时间:2019-07-18 信息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 浏览量: 字号:【




  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李静

  暑假已来,开学还会远吗?

  随着暑期的开始,全市各级老干部(老年)大学秋季班报名工作也将陆续启动。不想让老爸老妈“输在起跑线上”的子女们,开启了“抢”学位模式。结果当然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报上名的家庭皆大欢喜,然而“落榜”的终究是大多数。

  数据显示,今年长沙市老干部大学春季班报名时,有70万人次登录微信公众号浏览报名“抢”报4399个学位。

  老干部(老年)大学“一位难求”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连日来,记者走访了各级老干部(老年)大学及部分社会力量创办的老年大学,深入了解老年人“上学难”的现状与根源,从体制机制、规范办学等方面探索破解老年大学“一位难求”现象的相关路径。

  A

  现状直击 4399个学位70万人次登录浏览报名


  李云贵2016年从长沙市某单位领导岗位退休后,比他早退休的朋友告诉他,退了休千万不能闲着,还建议他赶紧到市老干部大学报名“抢”学位。“同龄人、同兴趣、同时间,老年大学远远超越了跳舞唱歌的单纯教学,更是老人的精神寄托。”跟着朋友“旁听”了几节课之后,李云贵“心动”了。

2016年秋季班报名是市老干部大学最后一次现场报名。家住湘府路的李云贵干脆在报名前一天住进了市老干部大学附近的一家酒店,还定了凌晨4点的闹钟。

“凌晨3点多朋友给我打电话,问我怎么还不来。”李云贵匆匆忙忙起来跑到学校。原来,市老干部大学担心退休老人年纪大通宵排队身体吃不消,便临时决定提前开门让大家到教室里面等。

  一晚上几乎没睡觉,李云贵“突破重围”成功报上了自己感兴趣的交谊舞班和声乐班。

2017年,市老干部大学启动网络报名。恰好在这一年退休的干部王静赶上了网络报名的好机会,免去了通宵排队的苦恼,但是模特表演班一直是市老干部大学最火热的课程之一,所以她还是有些忐忑。为此,儿子送给她一部新手机,儿媳则提前把她的身份信息和班级信息全部编辑好,登录模拟报名了好几次。

  报名系统开放了,点击、登录、填报,“一顿操作猛如虎”,手机屏幕显示报名成功。“第一秒钟就抢到了,比当年高考拿到录取通知书还激动。”王静说。

  据统计,2018年市老干部大学春季招生网络报名,48个班共2548个学位,报名入口开通第一秒访问量就达4000人,当天共有34.7万人登录浏览报名;2019年春季班报名,4399个学位共有70万人次登录浏览报名,热门课程1分钟内、其他课程10分钟内全部抢报完毕。

  记者采访发现,各区县(市)老干部(老年)大学报名情况同样如此,“一位难求”已经成为当前各级老干部(老年)大学的普遍现象。

  B

  成因解析

  老年人的精神需求在爆发


  记者采访发现,全市各级老干部(老年)大学是“一位难求”的优质资源。这背后是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老年人的精神需求在爆发,同时也是政府公办老年大学与社会力量办学资源供不应求的体现。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长沙市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138.13万人,老龄化率17.4%,较上年度上升0.24个百分点,呈持续攀升态势。至2020年长沙市常住人口将达800万,老年人增至155万,占比提升至19.4%。

  老年人口增加,老年人的学习热情也在同步增长。市委老干部局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全市参与调查的2000多位老年人中,高达83.7%的老年人倾向于在各级老年学校参加学习。

  然而,一方面是需求旺盛,另一方面却是老年教育资源供给严重不足。“我市老年教育资源供给侧主要是以各级老干部大学为主体,但这一教育资源已经充分利用,未来增量十分有限。”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老干部局局长罗玉环介绍,目前,长沙社区学习中心实体办学还处于以点带面的起步阶段,其他社会力量开展老年教育虽然存在,但无论是“量”还是“质”跟实际需求都有很大差距。

“一位难求”反映的是各级老干部(老年)大学学位供应与需求的矛盾,也从侧面折射了全市各级老干部(老年)大学的办学高质量。“学校师资力量雄厚,专业老师德才兼备。”王静告诉记者。

  市老干部大学校长龙志斌介绍,学校坚持“专家治校、名师执教”,聘请教育界已退休的专家管理教育教学教研工作,同时聘用已退休的高校知名教授、中小学骨干教师以及各行业的能工巧匠,职业道德好、专业素养高的年轻人,承担教学工作。共成立政治、文史、中医保健、音乐、舞蹈、书画、综合艺术7个系,推动学校规范管理、创新发展。

  C

  探索破题

  进一步扩大老年教育供给


  面对老年人“上学难”的现实问题,长沙市委、市政府及各有关职能单位和部门一直在努力。近些年来,全市采取盘活存量资源、政府购买服务、鼓励社会资本、推广网络教育等各种行之有效的方式,最大限度地满足老年人接受教育的需求。

  老年教育“覆盖面”不断扩大

  从最初的老干部大学,到如今的老干部(老年)大学,是长沙市老年教育“覆盖面”的一次有力“扩张”。

  近年来,长沙市积极探索,逐渐引领老干部(老年)教育由福利教育向普惠教育转变,受教育对象从离退休老干部逐步扩展到社会老人。市老干部大学在校学员中,离退休老干部占比从2010年的58%左右下降到2018年的约30%,越来越多的社会老人享受到老年教育的优质资源。

2018年11月26日,省委常委、市委书记胡衡华对市老干部大学的发展作了重要批示:“学校场地建设按照‘规划好、不宜大、方便’的思路做好教学区域布点和扩容。”扩容,一直是市老干部大学努力的方向。

  自2012年以来,市老干部大学进行了3次提质改造,办学经费逐年增加。2017年在市老干部活动中心开办了市直机关分校。按照长沙市“老年教育三年行动计划”的要求,到2018年底,各区县(市)老干部(老年)大学面积均在4000平方米以上、入学学员每年在5000人次以上。

  今年9月,市老干部大学青少年宫分校也将正式挂牌成立,这正是今年1月18日市委副书记、市长、湖南湘江新区党工委书记胡忠雄主持召开的市长办公会所明确的发展方向。同时,原则同意进一步探索市老干部大学的旧址改造或择址新建工作,积极为老干部大学扩大教育供给、提升办学水平创造条件,为老干部(老年)教育可持续发展提供有力保障。

  至此,全市有市老干部(老年)大学(党校)1所,市直机关分校和青少年宫分校各1所,区县(市)老干部(老年)大学9所,乡镇(街道)老年学校63所,在校学员超6.6万人。

  网络课堂实现优质资源共享

  自掏经费添置桌椅、投影仪,浏阳市永安镇老党员刘谷君家的一楼门面摇身一变,成了网络课堂免费收看点。每期课程,40多名来听课的老同志总是把屋子挤得满满的。

  自2014年以来,市委老干部局探索创办老年教育网络课堂,由学校教育向网络教育延伸,全市1953个社区(村)可同步收看老年远程教育课程。

  老年养生经、时政热点谈、室内健身舞、隔代教抚养……龙志斌介绍,市老干部大学课堂上教什么,网络课堂就播放什么,实现优质课程资源全市老年人共享。截至今年6月,直播课堂130余次,录播220余次,年收看人数达30万人次。

  在办学模式上,全市各地按照“建好主阵地、扩大覆盖面、延伸到基层”的办学思路,积极探索新的办学模式,比如在各乡镇(街道)、村(社区)办教学点。

  社会力量打造“家门口老年大学”

“中国养老最大的痛点就是文化养老。”快乐老人大学理事长赵宝泉介绍,80%的健康老人不需要照护,他们更需要精神抚慰。正是基于对“新老人”需求分析和“养老最大痛点”的剖析,快乐老人报进入了老年大学领域。

  快乐老人大学自2016年创办以来,两年多时间里,以长沙为重点,发展了95个校区,其中长沙校区80个,学员近3万人。

  快乐老人大学打造“家门口老年大学”发展模式,校区全部选择在社区。利用社区闲置场地,实现连锁化、网络化、品牌化办学,让老年学员就近入学,免去奔波之苦,这也是快乐老人大学在短时间内迅速扩张的原因之一。

  近年来,各级政府也采取多种形式与社会力量合办老年大学。比如开福区引进社会资本,与北辰集团合作创办了区老干部(老年)大学北辰分校,年招收学员数在3000人次以上。

  D

  现实瓶颈

  老年教育缺乏顶层设计、科学统筹


  没有老年人的学习,就谈不上全民学习;没有老年阶段的教育,就称不上终身教育。但是,由于认识上的偏差,老年教育常常被排除在“教育”之外,也由此导致老年教育缺乏顶层设计、科学统筹和长效安排。

  缺乏主管部门成共性难题

  记者采访发现,长沙市老年教育跟全国其他地方一样,发端于离退休干部教育。由于教育对象特殊性,形成了老干部局主管老干部大学的老年教育管理体制。

  随着人口老龄化对老年教育的刚需迅猛增加,这一模式已经明显不能适应“全面扩大老年教育供给增量”的时代要求。长沙各级老干部门既管老干部教育又管老年教育,由于职能不明不顺,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教育部门牵头抓总并自办老年大学、民政老龄部门办老龄大学、工会办老职工大学的积极性。

  与此同时,各级老干部(老年)大学仅市本级是独立法人,岳麓区、浏阳市、宁乡市有独立人员编制,其余区县(市)只能依托老干部局机关或者老干部活动中心办学,无独立的机构、编制、人员等,开展工作不得不“依靠老领导、依仗老面子、依托老关系”。

  制度有待完善存在安全隐患

  记者在采访时发现,全市各级老干部大学在教材选取、硬件配置、专业设置、课程安排、学习年限、教学效果衡量等方面尚无可供共同遵循的统一标准,基本还处于各自为政的自由发展态势。同时,国内各高等院校很少开设老年教育教学专业,老年教育师资力量缺乏应有保障。

  此外,由于缺乏统一监管和标准,社会上还存在一些“挂羊头卖狗肉”的老年教育机构。

“他们说是免费听保健讲座,我们就觉得反正不要钱就去了。”市民吕阿姨告诉记者,她经常跟朋友在小区跳广场舞,后来一起去参加了一个老年教育培训机构,一开始还有老师上课,主要教授老年保健知识、中医推拿手法,后来就开始推销保健品。

  管理不规范、机构不正规给老年教育带来了很多安全隐患。

  社会力量办学盈利模式难寻

  社会力量办学是破解“一位难求”的重要途径,然而这条路并非一帆风顺。

  赵宝泉介绍,快乐老人大学在社区拓展过程中,受到不少社区热烈欢迎,但在部分社区遭到拒绝。究其原因,是因为办老年大学没有考核指标,办不办全凭社区自愿。“那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些社区就不愿意合作了。”

  作为长沙规模最大的社会力量创办的老年大学,快乐老人大学因普惠性收费还面临着盈利模式难题。

  赵宝泉说,长沙一家办了30年的民办老年大学,2014年因收不抵支无奈关门,这正是很多社会力量办老年大学的困境。他介绍,快乐老人大学前期收费为每门课180元至260元,仅从学费来讲收不抵支。目前,快乐老人大学仍在不断探索优化运营,寻找最佳盈利模式。

  E

  相关路径

  破解“一位难求”,需健全老年教育管理体制


  今年2月,《湖南省老年教育发展规划(2019-2022年)》强调要建立健全党委领导、政府统筹,教育、组织、老干、发改、财政、民政、卫健、人社、体育、文化旅游部门密切配合,其他相关部门共同参与的老年教育管理体制。这将成为突破长沙市老干部(老年)大学“一位难求”现实瓶颈的有效路径。

  把老年教育纳入终身教育体系

  按照老年教育“教育本质”的属性要求和“增加供给”的发展趋势,有关部门建议采取党委领导、政府统筹下的教育部门牵头多部门密切配合的管理体制。

  建议教育部门把老年教育纳入终身教育体系,依照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规范各级各类老年学校,编制老年教育事业的发展规划及年度计划,对老年教育资源进行整合,制定老年教育机构的设置标准和管理办法,进行老年教育的业务指导等。

  同时,建议将老年教育工作纳入全市绩效考核体系和教育统计指标体系,完善考评办法,激发老年教育工作动力。

“老年教育是终身教育的‘最后一公里’,虽然不属于学历教育,但归根到底其本质还是教育工作,所以应该纳入教育部门统筹管理,实现全面终身教育。”芙蓉区老干部大学校长卢涛认为,社会办学也必须到教育部门备案,统一收费标准,把关教学内容,考核师资力量,推动老年教育更规范、更安全。

  大力发展基层老年教育

“要鼓励多元办学。”市委老干部局副局长唐安石建议,要在建好本级老干部(老年)大学的基础上积极依托乡镇(街道)及村(社区)文化活动中心(站)、社区教育机构和市民学校等办理基层教学点,积极为区域老年人提供稳定、便捷、丰富的教育服务。

  同时,积极探索在社区日间照料中心、养老院、农村敬老院等养老服务机构中设立固定的学习场所,配备教学设施设备,通过选送师资、开设课程、举办讲座、展示学习成果等形式,推动老年教育融入养老服务体系。

  主动对接各级各类学校,推动场地、图书馆等资源向区域内老年人开放以及普通高校和职业院校面向老年人提供课程资源。主动联络部门、行业企业、高校等举办的老年大学逐步从服务本单位、本系统离退休职工向服务社会老年人转变。积极推进举办主体、资金筹措渠道多元化,通过政府购买服务、项目合作等方式,支持和鼓励各类社会力量通过独资、合资、合作等形式举办或参与老年教育。

  落实社会力量办学优惠政策

  今年5月2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新建小区按规定建设的养老设施移交政府后,要无偿或低偿用于社区养老服务;对企业政府和事业单位腾退的用地、用房,适宜的要优先用于社区养老服务;鼓励发展社区养老机构,在房租、用水用电价格上给予政策优惠。

“建议按照国务院部署,落实社会力量办老年大学的优惠政策。”赵宝泉表示,希望政府部门在资金、政策上给予社会力量创办的老年大学一定扶持,让整个老年教育行业得以可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