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诗意晚晴
人生感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诗意晚晴 > 人生感悟

追溯初心之源 传承担当精神
——纪念《湘江评论》创刊100周年
发布时间:2019-04-23 信息来源:芙蓉区“五老” 作者:张定浙 浏览量: 字号:【

  青年泽东,志向远大。民族危难,拯救责当。

  1919年,修业青年教师毛泽东,以湖南学联名义,创办《湘江评论》,担任主编和主要撰稿人,他“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既有“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仰天长问,又有“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的浩然壮气。《湘江评论》虽然只编辑5期,出版4期,就被反动军阀张敬尧查封,但其影响长达一个世纪,尤其是实干担当精神,更是当代开启新时代新征程的力量源泉。


思考•谁主沉浮

  《湘江评论》创刊于民国初年。当时中国刚刚推翻了清王朝,结束了2000年的封建统治,期望走上民主共和的道路。但现实是残酷的,辛亥革命的胜利果实被袁世凯窃取。张勋复辟、袁世凯称帝、军阀混战,国力薄弱,人民处在灾难深重之中,中国处在半封建半殖民地困境,日本强加21条让中国卖国,在巴黎和会上,作为一战的战胜国,却要把德国在中国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中国向何处去?谁来拯救中国,毛泽东发出了仰天长问:“谁主沉浮?”

  当时一批爱国先进分子,开始研究这个问题。1915年,陈独秀创办了《青年杂志》,1916年,改名为《新青年》,高举民主与科学大旗宣传新思潮。1917年,列宁领导俄国社会主义革命成功。这一年,李大钊接任北大图书馆主任,订阅了各种文章的报纸,买了许多西方原版著述。他不仅要把图书馆办成学生汲取知识的园地,还要成为全国研究马克思主义、学习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经验的场所。1918年4月14日,毛泽东在长沙创建新民学会,主张革新学术,砥砺前行,改良人心风俗,15日,他和萧子升、张昆弟、李维汉、罗章龙等24位新民学会会员赴京,即与蔡和森等人研究赴法勤工俭学,还在恩师杨昌济的推荐下,认识了北大图书馆馆长李大钊,并在其手下当了图书馆一名助理员,工作之余,毛泽东阅读各种新出书刊,接触马克主义,更有幸的可以直接接触李大钊。1918年11月,毛泽东到天安门广场亲听李大钊热情讴歌十月革命的《庶民的胜利》演说。15日,李大钊的这篇演说和他另一篇文章《布尔什维主义的胜利》刊登在《新青年》上,后来又有《我的马克思主义观》在《新青年》上发表。从而使毛泽东开始具体地了解十月革命和马克思主义。南陈北李成为新文化运动和宣传马克思主义的旗手,成为青年毛泽东的偶像和追随。毛泽东在李大钊、陈独秀的影响下,逐渐懂得了“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干,谁干?”“我们”才能救中国,“我们”才能主沉浮。


亮剑•激扬文字

  《湘江评论》创刊的直接原因是声援北京“五•四运动”。1919年,巴黎和会上,在一战中获胜的几个列强把持下,中国外交失败,引发了北京“五•四运动”,成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开端。五四运动以学生为先导,工人、市民声援,燎原之火蔓延全国。湖南新闻界冲破军阀张敬尧的新闻封锁。5月9日,北京五四运动被广泛报道。13日,北京学联派邓中夏回湘通报北京五四运动。25日,毛泽东汇同楚怡学校教员何叔衡在楚怡小学召开各校代表会,先请邓中夏介绍北京五四运动情况。然后研究决定成立湖南学联。学联决定:6月3日,长沙学生罢课。很快风起云涌的学生爱国运动,席卷了整个湖南。学联又根据毛泽东的提议,创办《湘江评论》,并请他担任主编和主要撰稿人,经过10多天的筹备,7月14日,《湘江评论》创刊号出版,毛泽东在《创刊宣言》中告诉读者,刊物“以宣传新思潮为主旨”,辟有“东方大事述评”“西方大事述评”“湘江杂评”“世界杂评”“放言”“新文艺”等栏目,全是白话文,号召大家“什么不要怕!天不要怕,死不要怕,官僚不要怕,军阀不要怕,资本家不要怕”。《湘江评论》是周刊,第5期被军阀查封,存世的只有1-4期和增刊,毛泽东在4期中写了41篇文章,长的上万字,短的几十个字。最著名的是《创刊宣言》《民众的大联合》《陈独秀之被捕及营救》,他在《民众的大联合》,第一次公开赞扬了俄国十月革命及其影响,“俄罗斯打倒贵族,驱逐富人,劳农两界合立了委办政府,红旗军东驰西突,扫荡了多少敌人,协约国为之改容,全世界为之震动”。他明确提出实行社会改造“根本的一个办法,就是民众的大联合”,“因为一国的民众,总比一国的贵族资本家及其他强权要多”,民众联合的基础是有着反抗压迫“共同的利益”。为此,他号召农民联合起来,减轻地租捐税,解决吃饭问题;号召学生、教师、妇女联合起来,最终实现民众大联合,以求实现救国救民的目的。毛泽东主编的《湘江评论》,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以他犀利的语言,辛辣的文笔,针砭时弊,开启民智,传播新思潮,成为黑夜中的明灯,前进中的号角,实干担当的宣言。


向前•中流击水

  1919年8月中旬,《湘江评论》被反动军阀张敬尧查封并解散学联后,毛泽东力挽狂澜,到中流击水,践行他在《民众的大联合》所宣誓的“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干,谁干?”的革命担当精神。一方面开辟新阵地。毛泽东先后被聘为《新湖南》主编、《大公报》特编,利用这些刊物,他继续宣传新思想。11月,长沙一个叫赵五贞的女学生,不满父母包办婚姻,在花轿里割颈自杀,轰动了社会,毛泽东立即抓住此事派人调查,并于11月16日至28日,在《大公报》上连续发表9篇文章,对封建婚姻制度,妇女解放问题,做了一番扎扎实实的分析研究,激励人民奋起反抗黑暗的封建社会。一方面开展了声势浩大的驱逐反动军阀张敬尧运动。9月中旬,毛泽东在商专召集原学联干部酝酿驱张运动,指出北洋军阀内部直、皖两系内讧是驱张的大好机会。12月2日,重新恢复的湖南学联联合各界代表在教育会坪举行第二次焚毁日货示威大会,遭到张敬尧军队的武力镇压,再次激怒了湖南人民。毛泽东连续两天参加长沙各界教职员代表和学生代表会议研究驱张事项。6日,学联公开发表驱张宣言:“张氏一日不出湘,学生一日不返校”。长沙中专以上学生一致罢课。这是毛泽东以小学教师身份,独当一面发动的第一次有广泛影响的政治运动。随即毛泽东率驱张代表团北上。18日,代表团抵达北京,毛泽东又在京组织平民通讯社,揭露张敬尧在湘罪行,继续进行驱张宣传;并率团7次请愿,义正词严地向北洋政府国务总理靳云鹏提出驱张要求。驱张运动产生了明显效果,张敬尧的罪行逐渐大白于天下。1920年6月,张氏只好灰溜溜地滚出湖南。

  1920年4月11日,毛泽东离开北京,经上海、武汉于7月7日回到长沙,在上海、武汉与在这两地的新民学会会员继续研讨湖南的建设问题。回到长沙后,又做了三件大事,一是创办文化书社。7月中旬与新民学会成员易礼容等人研究成立文化书社。31日,湖南《大公报》发表了毛泽东起草的《文化书社缘起》,宣称:“湖南人现在脑饥荒实在过于肚子饥荒,青年人尤其嗷嗷待哺。文化书社愿以最迅速、最简便的方法,介绍中外各种最新书报杂志,以充青年及全体湖南人新研究的材料”,并指出,“一枝新文化小花,发现在北冰洋岸的俄罗斯”。毛泽东已把中国和世界革命的希望开始寄托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俄国十月革命。二是成立俄罗斯研究会。创办文化书社后,毛泽东又和方维夏、彭璜、何叔衡等筹备湖南俄罗斯研究会。8月22日,召开了筹备会。9月15日,俄罗斯研究会在文化书社正式成立,毛泽东被推选为书记干事,经毛泽东推荐,《大公报》连续转载了上海《共产党》月刊上的《俄国共产党历史》《列宁的历史》《劳农制度研究》等文章,还介绍了刘少奇、任弼时、萧劲光等学习俄语赴俄留学。三是创建湖南早期共产党组织。1918年4月,毛泽东创建新民学会,为创建湖南早期共产党组织作好了组织和干部准备。1919年7月,毛泽东创办的《湘江评论》为创办湖南早期共产党组织作好了思想和理论准备。1920年,创建湖南早期共产党组织的基本条件已经具备。11月,受陈独秀委托,毛泽东、何叔衡、彭璜、贺民范、易礼容、陈子博6人在建党文件上签名,长沙共产主义小组正式成立。

  毛泽东创办《湘江评论》,所焕发的担当精神、实干精神、忧患意识、创新精神,成为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支柱和初心,中国革命的明灯和航标。在长达一个世纪的历史长河里,奔腾不息,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中国共产党人。习近平总书记更是继承和发扬毛泽东在《湘江评论》提倡实干担当精神的光辉典范,他告诫全党:“是否具有担当精神,是否能够忠诚履责,勇于担责,是检验每一个领导干部身上是否真正体现了共产党人先进性和纯洁性的重要方面。”让我们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追溯初心之源,传承担当精神,为早日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担当起历史重任,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终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