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诗意晚晴
人生感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诗意晚晴 > 人生感悟

让农村老年教育薪火相传
发布时间:2019-06-04 信息来源:长沙县“五老” 作者:章资超 浏览量: 字号:【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七十年风雨兼程,七十年沧桑巨变!我国的农村老年教育,也伴随着新中国一起成长,一起前进。今天,我就以我县春华地区的农村老年教育为例,来回顾这一独特的教育形式,在数百年来的进化、成长、演变,并以此献给人民共和国建国七十周年!

  长沙县春华镇老年教育历史悠久,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当时在春华蹲点的省委书记张平化,就在春华创办了一所“红专夜校”,并连续办了多年。“红专夜校”一般每周上两晚课,学生大都是农村基层干部,且都以老年为主。为什么呢?因为当时的农村基层干部,大都是解放初期,即土改时期培养的贫下中农农民基层干部,所以都年龄偏大,缺少文化。而“红专夜校”办学的宗旨,正是要让这批农村骨干学文化,学农业技术,以让他们更好地掌权,更好地种田。这,无形中也为中国古老的农耕文化,注入了一种全新的意义,因为它强调人的因素第一,因它为农村培养了有文化的农民,有技术的农民,而这些全新的农民,又改变了古老落后的农耕文化,改变了守旧的农业技术,也有力地改变了农村面貌,所以它推动了农耕文化的向前发展!多年以后人们回忆,那时张平化、毛致用两届省委书记在春华蹲点,全力推行农村教育,尤其是对老年农民的教育,使春华农业始终位列全省前列,使“湖南农业看春华”的赞誉能流传至今,它,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春华的教育历史,更可以追溯到遥远的清朝。被誉为“中国近代教育之父”、中国“大学之父”的张百熙,就是春华人!他1847年出生在春华镇百熙村泉井冲(1847—1907)。他30岁时中二甲进士,改翰林院庶吉士,从此步入仕途,并一路晋升,官至朝廷高位。当时清朝只有六部尚书,他先后担任刑部、礼部、工部、户部、吏部共五部尚书,最后又补任了邮传部尚书。一人任尽六部尚书者,凡历代政坛罕见。

  张百熙在清廷为官三十多年,为官清正,政位显赫,声名远播,但他对中国历史发展最为突出的,是对近代教育的卓越贡献。光绪二十八年初,清廷派时任吏部尚书的张百熙兼任管学大臣。他上任后,挺住来自西太后等守旧势力的压力,一举废除了几千年的封建科举制度,并创建京师大学堂(即北大、北师大前身)。然后他夜以继日,亲自主持拟定一整套包括从小学到大学的学堂章程,以《钦定学堂章程》向天下颁发,从而揭开了中国教育的新纪元。

  张百熙创建的全新的近代教育模式,传承到今天,经过几代代人不断实践,补充,修改,以臻完善。它不但在中国发扬光大,而且通过张百熙后裔的第四代,第五代在加拿大、美国创建的多所张百熙中文学校的传播,让在外域的华人和外国人,也在接受中国近代教育的洗礼,熏陶。

  每年高考前夕,偏居乡村一隅的张百熙墓园就热闹起来,父母带着儿女,爷爷带着孙辈,都跪伏于青石碑前的张百熙遗像前,祈祷晚辈能考上一所好大学。自然,他们更会悄悄祈求能考上这位教育先贤创建的北大、北师大。这些老辈,就心愿足矣。

  美国著名学者威尔逊说过:“学习是终生的事业。”而我们中国毛泽东主席,则是终生都在学习的典范。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在他《西行漫记》一书曾记述,毛泽东先生曾说过,他的一位历史老师送他一本《资治通鉴》,对他影响很大!毛主席晚年还说,这部繁浩巨著陪伴他一辈子,他一生通读了17遍。临终时,他的护士还在给他读这本书。一部书对一位伟人都有这么大的作用,可见读书和教育的作用都有多大!送这部书给毛泽东的历史老师,就是出生在春华镇金鼎山七里冲的胡汝霖先生。他与同样出生在春华老街杨家祠堂的清代著名戏剧家杨恩寿,和前文说过的张百熙,同被誉为“春华三杰”。一个小小的乡镇,竟涌现出这样与教育文化密切相关的三位先贤,也可谓为乡村教育史上的奇迹。

  春华镇的乡村教育,尤其是老年教育,因有这样得天独厚的历史渊源,所以也一直薪火相传,发扬光大。他们依托社区学校,广泛发动社会力量,充分利用社会资源,开门办学,灵活办学,从而获得了很大的成功。

  春华镇社区学校为了适应新形势下的新变化,经常摸索、探索如何办好新的社区学校,如何教“活”社区学校课程,这就要增加特色,增强亮点。面对近年来广大农村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建设美丽乡村的汹涌春潮,社区学校就邀请上级的创业富民机构,来教育、引导农民,尤其是不能出去打工的老年农民,如何在家创业,如何在家致富。社区学校并就近联合镇农技站、林业站,及本镇的种养大户,共同来上相关的技术课,操作课,手把手地教,“结对子”地传。这样,在建设乐和乡村、美丽乡村的战斗中,我们的社区学校学员,就发挥出了和普通农民极不一样的作用,因为他们有文化,有技术;就是社区学校出来的老年农民学员,也能在关键技术上,独挡一面,而得到领导和农民群众的认可。

  近几年,春华镇连续举办了三届油菜花文化旅游节,和两届荷花文化旅游节,每逢这两个节日时,县城、省会来观赏旅游的上万人,星期天甚至多达数万人,小小山村的村路上,汽车排成了长龙,游客拥满山路,村子里过去无人问津的野菜,山货,被抢购一空,农民乐得合不拢嘴!今年四月,在百熙村举办的“春华春色·正好游玩”的油菜花文化旅游节,新华社和国内多家主流媒体,纷至沓来,争相报道;中央电视台在《新闻联播》的黄金档上,以《花海经济》为题,正播送着这小山村热闹的油菜花节的盛事。在这些大型活动中,社区学校也组织学员积极参与,在农产品和土特产展销摊上,很多老年农民都在为游客热情地介绍,推介,他们都在为张百熙这位教育先躯的故乡建设尽心出力。

  镇社区学校教师章资超,已年过七十,却极热心于社区的老年教育,除在社区学校上课外,还与龙王庙村的退休医生陈辉云老人,下村进社区,为老年人讲老年保健,讲修身养性。章资超同时兼任了县、市“五老”讲师团金牌讲师,常进村、进社区讲党课、讲文史、讲禁毒,把老年教育的各项内容送进千家万户。

  中国已经进入老龄社会,面临剧增的老年群体,和日益增多的老年问题,多途径的老年教育,已尤为重要!但是,综观当前的农村老年教育,各地发展不平衡,观念跟不上,认识难统一。不少人认为老年教育,顶多也是一种“夕阳教育”,作用不大,可有可无。加之农村老年教育确实存在着缺乏资金,缺少教师,没有场地等诸多困难,这些,我们不仅要从认识上提高,观念上改变,更需要相关领导部门和主管领导,能从资金、设施、硬件上去给予具体解决,这样,才能保障这一“夕阳教育”,变成真正的“朝阳教育”。像春华镇一样,我们中国的老年教育,历史悠久,岁月绵长,让我们继承优良传统,把老年教育这一珍贵的历史宝藏,发扬光大,而永远薪火相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