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诗意晚晴
人生感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诗意晚晴 > 人生感悟

我这七十年
发布时间:2019-07-22 信息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 浏览量: 字号:【

  范良君


  与共和国同龄的我,没有“解放前“,因此,也没有能给共和国留下一张“解放前“的照片,记忆的相机里,仅有共和国,还有我自己的这七十年。


  儿时家里很穷,大人在邻居面前把我和弟弟妹妹都唤作“包袱”。很快,我这家中最大的“包袱”就辍学当了童工。其实,说我是家里的“包袱”,有些委屈了我,我才八九岁时,每天放学回家,第一件务必完成的家务活,是去沅江河里担水,将家里的水缸灌满。我们家在现在武陵区的步行街上,离上南门码头有一公里远。现在的上南门,可了不得!是市区里的重要景点、著名的“诗墙”所在。


  儿时记忆里,有两个很特别的物件,一个是木屐——你无法想象,七十年前的商场里,人们连下雨天用的胶鞋也难买到,抑或是老百姓根本买不起,只得穿这鞋底下安装有高高木钉、鞋面上刷了厚厚桐油的鞋,哒哒哒哒,声音虽然动听,走远路是肯定不行的。还有一个物件,是烧木材的汽车——驾驶室旁安装一座圆柱式的火炉,往炉子里添柴,是副驾驶的职责,别看它怪模怪样,偌大一座常德城里,它可是难得一遇的能自行转动的交通设备,我从没机会触摸一下它!


  我一天天长大,因为父亲工作的变化,我先后跟随父亲到益阳、长沙生活工作,从常德到长沙,要经过沅江、资江、湘江,这湖南四大水系里的三条大江。那时已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江面上还没有桥,我是乘坐汽轮渡渡过这三条江河的!可才过去三十来年,临江的长沙、益阳、常德,哪座城市里没有三五座跨越大江的桥梁呢?尤其是省会长沙,四通八达的地铁、过江隧道已不稀奇。


  一晃半个世纪,我迁居长沙湘江岸边一幢江景楼房里,每当在自家的阳台俯视湘江路双向车道上的车水马龙、汽车尾灯组成的火龙,有时会想起儿时常德街头烧木材的汽车,而今看着长沙街头奔跑的各色款式不同型号的汽车、新能源车,恍若隔世,感叹万千!


  当年,我家附近的常德市一中是湖南名校,而我这小学的“写作状元”却因家庭出身原因无法入校就读,心不甘情不愿地去了郊外的三中。后来,偶然听说一中有富余的学位仍可以招收学生,我苦求父母给我转学去心仪已久的常德一中,也许是因为我的成绩优异,我居然成功转到一中就读了。如今,我要是对孙女说我那时上学还讲究家庭出身,她一定会“云里雾里”,凭借六A成绩进入名校长沙市一中的她,才懒得继续听我“讲那过去的故事”呢!


  四十年后,做梦也想不到,我竟然被委任为一家省属国企的“老总”,并得以在事业上大展身手。


  回顾我这七十年,有风雨、有坎坷、有辛酸,但我得到了生活赐予的甘甜和幸福。就如同我们的国家,经历过血雨腥风,也走过崎岖弯路,最终励精图治大步向前,走上强国富民之路!


  如今我已退休在家,安享晚年,但人没闲着。国家日新月异,我要到处走走,世界那么大,我要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