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诗意晚晴
人生感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诗意晚晴 > 人生感悟

铭记党恩 不忘初心——一个退伍老兵的自述
发布时间:2019-08-01 信息来源:市天心区军转离休干部 作者:张吾心 浏览量: 字号:【

  谁也料想不到我能活到今天。

  分散在祖国各地的老战友,无论是公干还是探亲,都忘不了来看看我,相见之下,惊喜之余都会异口同声的感叹:“真不容易,你能活到今天,真是奇迹!”“你呀,生命力真强!”其实我个人的力量算什么呢?没有党组织慈母般的爱,没有战友们手足般的情,我一百遍都死过了,哪会有今天!




  六十七年前,全军掀起向文化大进军的热潮。作为某军校文化教员的我,下班为战士辅导作业。副班长擦枪时,美式汤姆士冲锋枪不慎走火,一梭子弹脱膛而出,我和四名学员应声倒下,两颗子弹打穿了我的腹部和腰椎。连队领导立即命战士们用门板把我们抬到学校门诊部急救,紧接着又以最快的速度把我们送到六十二陆军医院(即现在的163医院)。


  当时解放不久,国家正处于国民经济恢复时期,面对旧社会留下的千疮百孔的烂摊子,各方面都很困难。但为了抢救我的生命,校党委成员达成共识“世上一切事物中,人是最宝贵的。要尽全力抢救,不惜一切代价,要钱给钱,要药给药,要血给血。”学校派专人电话值班,像关注朝鲜前线的战报一样关心着伤员的抢救情况。连队干部日夜守护,医院成立抢救小组,谱写了一曲感人肺腑救死扶伤的赞歌!


  我每次手术都需要大量鲜血,只要领导一动员,战友们和学员们都争先恐后拥上开往医院的大卡车,排着长龙似的队伍,毫不犹豫地献出宝贵的鲜血。从52年到58年,我多次入院,接受输血一万多毫升。有的战士输了一次又一次,有的战士因血型不合急得直哭……当时部队输血是没有报酬的,那些为我献血的战友连名字都没有留下,事后连说声谢谢都不可能。


  我在经过剖腹探查,做肠端吻合手术后,伤势仍无好转,便血、高烧、昏迷不醒。再一次打开腹腔,发现十二指肠也被打穿,又做了部分切除和肠胃吻合术,但却在腹部留下了肠瘘和十二指肠瘘管,胆汁不断渗出,腐蚀着伤口周围组织,引起发炎、溃疡,营养大量消耗,伤口无法愈合,生命随时处于危险之中。


  学校领导要求医院,只要有一线希望都不能放弃。医院动员本院一切可动员的力量,又邀请了日本医学博士渡会和湘雅医院的十二指肠专家鲁恩赐教授联合会诊,为我采取了抽液、干燥、营养补充等系列手段。护士们不断为我抽出伤口分泌物,用滑石粉按摩、擦澡、翻身,有时甚至轮流用双手托住我那满身伤口、瘦骨嶙峋的身体以减轻我的痛苦。


  为了让我多吃一点东西,医护人员和战友们千方百计想办法,有的带来家里的坛子菜,有的送来火宫殿的小吃,有的甚至在大冷天自制冰淇淋抹在桃酥上吃给我看,引起我的食欲。学校的战友们,每次都来喂我吃东西,哄我吃一口再吃一口,不吃完定量不肯离去。


  为了唤起我对生命的热爱,增强我战胜伤痛的勇气,战友们给我写信写诗还送来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把一切献给党》、《方志敏的故事》、《绞刑架下的报告》等一大批帮助我增强斗志的书籍。英雄人物和他们坚不可摧的钢铁意志给了我无穷的力量,帮助我经受住难以承受的痛苦,渡过一道道难关。


  至今我还保留着教员组送给我的诗歌:“309号的病床上,躺着一位姑娘,她的身躯受了伤,她的意志却很坚强……”至今我还能记起苏联小说《三个穿灰大衣的人》一书中维克多坚强有力的话:“希望吧!强烈的希望!一切都会实现:重逢、革命、幸福!”就这样我带着对生命的无限眷恋和对未来强烈的希望,熬过了九次大手术和四百多个日日夜夜。这期间党组织所付出的高昂代价,医护人员所做的最大努力,同志们所倾注的战友情,终于把我从死亡的边缘上挽救了回来。




  1954年,当我脱离危险期重新站立起来后,深感第二次生命来自不易,谢绝了医院要我去荣军学校休养的建议,急不可待地要求出院返回教学岗位。但由于伤势过重,留下了一系列后遗症,腰部不能自由弯曲、消化功能紊乱、严重的肠粘连以及由此引发的急腹症,每次都让我痛得死去活来。


  当时学校正在执行四项制度改革,实行军衔制,女同志都要转业地方。校党委对我的具体困难做了研究,破例把我留在了部队,并在以后的日子里,在政治上和生活上给予了无微不至的关怀。刚出院不能吃硬饭就要伙房给我做稀饭、面条等软食,还给配备了团以上干部才有的棕绷床。在国内经济生活困难时期,学校也采取了粮食定人定量的措施,但为了保证我的健康,每天供应一份牛奶,不时还发给蛋白鱼肝油、葡萄糖等营养品……


  连我的父亲,一个对党抱有疑虑和观望态度的老知识分子,目睹了这一切都被感动得涕泪交流。他给《战士报》投去感谢信:“……虽然我们生下这个女儿,但在她生命受到死亡威胁时,我们没有力量挽救她,是中国共产党和人民解放军给了她第二次生命。我们一定要教育她好好为人民服务,做党的好女儿,做解放军的好战士。”


  我自己更是觉得党的恩情天高地厚,决心把自己的一切献给党的事业。出院后不久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组织上发现我是出于感恩思想,便教育我朴素的感情不能代替共产主义觉悟,勉励我端正入党动机,努力学习马列主义,改造非无产阶级思想,创造入党条件。


  当我真正认识到共产主义是人类历史发展的必然等革命道理后,我便不断深入实际,联系群众,向工农大众和英雄人物学习,努力改造小资产阶级软弱动摇不切合实际等劣根性。在我基本具备党员条件时,党组织才批准了我的入党要求。


  从此以后我以共产党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论在部队、在地方,还是在党的事业顺利或出现曲折时,或是个人处于顺境或遭到不公平待遇时,对党组织和党的事业始终坚贞不渝,把党和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不计报酬,努力工作,忘记个人的身残体弱和荣誉得失。


  党组织对我的表现也多次给予了肯定和奖励。如在住院期间被评为二等休养模范;在文化教育期间,因成绩突出而荣立过三等功;在图书馆战线上,因出色的工作在部队得到过总政治部肖华主任的接见和鼓励;在下放期间,为重建长沙市图书馆,广泛建立街道图书馆以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文化需求的工作经验在《光明日报》上刊登报导……


  党组织不仅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还把我从一个自发的革命者改造培养为决心为共产主义奋斗的战士。如今我已是87岁体弱多病的的耄耋老人,但二十多年的军旅生活铸造了我的人生观、价值观。我将勉励自己铭记党恩,不忘初心,做一个忠于党,忠于人民,退伍不褪色,身残志不残的忠诚战士。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