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诗意晚晴
人生感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诗意晚晴 > 人生感悟

一生难舍航空情
发布时间:2019-09-09 信息来源:雨花区“五老“ 作者:步征 浏览量: 字号:【

  株洲三三一厂是一座和共和国同步成长起来的大型航空发动机制造厂。这里是我曾经长期生活工作过的地方,也是我从这里起步,不断成长的地方。作为工厂的职工子弟,这里有我儿时的欢乐,有对美好未来朦胧的憧憬和向往。作为1956年3月5日第一批进厂的青年工人,这里有我青春的身影和奋斗的足迹。退休之后,更多的则是对工厂的眷恋,对往事的追溯和回忆,是对一生中难以割舍的航空情结细细的品味。期间,我虽然经历过军旅生涯,院校学习,支援三线建设,但我的根却始终是根植在三三一厂这块沃土中。这里不仅有我众多的亲人,更有太多让人刻骨铭心的历史记忆。

  1950年7月10日,新中国尚值建国之初,美帝国主义便在朝鲜半岛挑起了战火。为了适应抗美援朝的军事需要,11月份,中央做出决定,把地处江苏省徐洲市九里山的第三兵工厂整体南迁至湖南株洲。冬日,在凛冽的寒风中,一列军用闷罐火车负载着包括我们一家人在内的数千名老军工和家属,经过艰难跋涉,终于停在了一个叫“五里墩”的专用线上,而安营扎寨的地方则是株洲市郊名为“董家塅”的山沟里。从火车停泊那一刻起,这批有着优良传统的老兵工便在这里开启了既艰难又豪迈的创业之旅。这块土地曾经是国民党溃败时留下的第十一兵工厂旧址,厂房破败,满目苍痍,条件极差,荒芜的凤凰山环抱着一片洼地,工厂就在其中。这对当时有着高度机密要求的军事工厂来说,生产环境非常适宜。当时的厂区几乎是全封闭式的,各出入口都有军人站岗,无论职工和家属都要凭出入证方可进出。时至今日工厂通往市区的大门仍保留着“卫门口”的称谓。

  工厂当时对外的代号叫“282信箱”,棣属于中央兵工总局,而第一任厂长则是闻名遐迩的中国保尔·柯察金《把一切献给党》一书的作者吴运铎。为了纪念这位具有传奇色彩、九死一生的军工奇才,三三一厂在厂区办公楼前为他塑了一尊庄重的铜像。他那深遂的目光时刻都在注视着职工们的翘足奋起。

  1951年4月,经中央人民政府批准,株洲282厂部分职工迁往湘潭楠竹山,也就是现在的江南集团。而留下的人和设备则改为专门修理航空发动机的工厂,命名为“国营第三三一厂”。

  同年,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和革命军事委员会颁发了《关于航空工业建设的决定》,决定指出:“我国航空工业应由修理各型飞机及其发动机逐步过渡到制造各型飞机及发动机”。根据这一重要决定,作为我国首批兴建的六大航空工厂的三三一厂正式改为“航空发动机厂”。中央从全国各地遴选出30名优秀干部充实到这里担负重要职务,又相继从246、247、248、249等航空技校分配来近千名技校生,从而为工厂建设注入了新鲜血液。苏联派来的航空专家也不远万里来到工厂进行技术指导和技术把关。

  1953年,三三一厂被列入第一个五年计划的156个重点项目之一。国家要求1955年9月底要将50号机试制成功。从此新中国第一台航空发动机的试制工作正式在这里起步。

  1954年8月26日,是一个让三三一厂全厂职工终身难忘的日子。我国第一台航空发动机在全厂职工的奋发拼搏下,整整提前了一年多胜利试制成功。8月28日,一份落款为“国营第三三一厂全体职工敬上”的喜报迅速飞向北京,飞向中南海,飞向毛主席。10月25日,毛主席给三三一厂发来了亲笔签名的嘉勉信:“………祝贺你们试制第一批爱姆—十一型航空发动机成功的胜利。这在建立我国飞机制造业和增强国防力量上都是一个很好的开端”。在这场漂亮的战役中,中国第一代航空人不负众望,用意志抹去了困难的棱角,用坚韧淬炼出不弯的脊梁,实现了中国航空史上发动机制造零的突破。

  1960年3月15日,中国第一枚PL-1空空导弹又在三三一厂二分厂试制成功,从而开启了我国高端霹雳系列空空导弹制造的帷幕。

  此后,无数个“第一”相继在这里诞生,诸多荣誉和鲜花竞相绽放。

  而值得浓笔重写的是从五十年代始,先后有数十位党和国家领导人来到工厂视察。其中刘少奇、邓小平、朱德、胡耀邦、叶剑英、贺龙、罗荣桓、江泽民、吴邦国、朱镕基、温家宝……等等都对三三一厂寄予了厚望和重托。

  1957年3月25日,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刘少奇同志在三三一厂连续视察了五天。这是党和国家领导人最先来厂视察,时间最长、考察范围最广、和群众密切接触最多的一次。我有幸在25日那天下午亲眼目睹了这位质朴的国家领导人。他在职工宿舍和工人们亲切交谈的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让我一生难忘。

  转瞬之间,69年过去了。今天,中国航空工业得到了空前的发展,一批批像吴运铎一样的“老兵工”,在这里挥洒出革命的激情和汗水,骄傲地托举起共和国的航空工业。而当年这些驰骋在航空大业的第一代航空人已经华发如霜进入暮年,但共和国不会忘记他们,这片热土不会忘记他们。作为第二代航空人,我们既是参与者,也是航空工业迈入国际先进行列的见证者。我为此感到无比的自豪。

  今天,一直被职工们誉为“美丽山城”的三三一厂(现更名为中航发南方公司)经过69年的沧桑巨变,已是高楼林立,道路宽敞舒展,生活设施配套完善,一派都市小城的繁华时尚。穿城而过的枫溪河清澈见底,河边的白石栏杆绵延几公里,颇为壮观。曾经荒芜的凤凰山,如今树木葱茏,层峦叠嶂,已经成材的香樟、翠松,在微风的吹拂中,仿佛正诉说着这里“神秘的”军工往事。

  在厂区高大雄伟的现代化厂房的掩映下,有一栋红墙褐瓦的平房,这是当年三三一厂接受国民党兵工厂留下仅存的旧厂房。这栋历史遗迹已成为三三一厂的历史博物馆。而遍布凤凰山的防空洞和弹药库大多已经封存,只有山上六座炮台依然默默地在坚守着,这里已被列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站在凤凰山顶,极目远眺,这个因厂而生,因厂而存的现代化航空发动机制造厂,在69年的风雨中演绎了辉煌之炫,也经历了羽殇之痛。当我怀着虔诚之心去寻觅过去的陈年往事时,一种敬慕之情油然而生。一代又一代航空人为了祖国航空事业的发展,始终不忘初心,用实际行动践行着“航空报国”的宏愿,是他们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薪火相承,才使得航空事业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如今的三三一厂(中航发南方公司)经过69年的精深淬炼,已经成为我国中小型航空发动机制造的领跑企业,具有完全知识产权的蜗轴发动机约三分之二的飞机装备动力,都是这里研制和生产的。

  如今,处在新时代的航空工业,46万航空人将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用担当回应期望,用实干诠释责任。笃志“航空报国,航空强国”,为打造世界一流人民军队,提供一流航空武器装备为首责。

  岁月荏苒,传承不忘。在69年的发展历程中,三三一厂的名称也更迭了多次。如今“南方”已经成为企业代言的新名片。但无论厂貌如何变化,名称如何更迭,三三一厂这个特有的称号始终深刻在几代人的心中。

  回忆往事,可以给人启迪,讲述历史也是给后人传送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因为历史中充满了家国情怀、人民情怀、奋斗情怀。

  69年了,我的思绪仿佛还停留在昨天。

  我不会忘记,当年那震荡整个山城上下班的汽笛声;

  我不会忘记,当年迎着朝阳川流不息的自行车大军;

  我不会忘记,当年试制新产品那如火如荼、激情燃烧的岁月;

  我不会忘记,昔日人们津津乐道的工人俱乐部、文化室、中苏友好桥和苏联专家小红楼;

  我不会忘记,昔日红极一时的山鹰文工团、山鹰篮球队、山鹰漫画园地。

  虽然这些已成为过去,但它们就像抹不去的丝丝情愫,仍不时在我心中萦绕。这也许就是我一生难以割舍的航空情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