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光辉足迹
典型风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光辉足迹 > 典型风采

浏阳这位“人民功臣”,立功9次,深藏功名数十年!他的故事,值得颂扬!
发布时间:2019-07-30 信息来源:浏阳文明网 作者: 浏览量: 字号:【

  南征北战9次立功,却深藏功名数十年

  退伍不褪色,干一行爱一行从无怨言

甘厚美  张迪摄

  编者按:军人,永远是最可爱的人。保家卫国时,他们不曾后退半步;脱下军装后,他们在各行各业讲奉献、当表率。在八一建军节来临之际,本报特开设“本色——退役军人风采”栏目,走近优秀退役军人代表,分享他们的军旅故事,再现他们的奋斗事迹,弘扬他们的奉献精神。

  7月的酷热,夹杂着一声声蝉鸣从屋外传了进来。

  文家市镇大成村一处普通民居内,93岁的老人甘厚美缓缓站了起来,将拐杖靠在一旁,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他的左胸前,一枚枚军功章熠熠生辉,其中一枚“人民功臣”奖章更是耀眼夺目。

  军功章光芒流转间,军人甘厚美的光辉岁月浮现眼前——1948年5月3日,甘厚美在湖北谷城县入伍,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

  71年前,他是机枪连的一名战士,扛枪冲锋在前,不畏牺牲,浴血奋战,战功卓越,先后立功9次。

  61年前,他面临退役转业的重大转折,组织安排他作为伤残军人复员,可他却坚决不要这个优待,“我绝对不能成为国家的包袱。”当时县教育局安排他前往浏阳二中任教,他因伤病复发无法胜任,而后毫不犹豫辞职回乡……

  立了那么多功,可他从不显摆,军功章也深藏了几十年。现在,他93岁,依旧保持着战士的作风。

  他说,“荣誉属于人民属于党”“我们要永远做人民的勤务员”“我那么多战友都牺牲了,我还有什么资格向党和政府提要求”……


  激情燃烧的岁月:英勇杀敌,立功9次

  常住在三儿子家,甘厚美虽然耳朵有些背,但是依然精神矍铄。屋内墙上挂着志愿者赠送的剪纸作品,书有“甘厚美同志入党70周年纪念”。1949年5月3日,甘厚美经介绍入党,成为一名预备党员,同年7月1日,因作战英勇,他在55师163团机枪3连支部的批准下提前转正。

  “那场战役打得太激烈了,死伤无数。”甘厚美对那场战争仍历历在目。

  那场战役,便是牛蹄岭战役。“1949年解放西北,战伤陕南安康县牛蹄岭战役,记特种功折合一等功一次。”这是甘厚美档案上对当时立功的记载。1949年7月,解放战争进入关键时刻,安康成为解放陕南和进入大西南的关键。解放军攻破胡宗南第三道防线后,胡宗南部急调三个半军,置重兵于安康城南的牛蹄岭,企图凭借天然屏障,负隅顽抗。

  “在战斗的过程中,我们和敌人拼了8次刺刀,因敌军重机枪手踞守,我们伤亡惨重,力量不足。”甘厚美回忆,当即他向班长请求支援十连,奔向火线。

  “那时候满地是刺刀,我一连歼灭了9个敌人,谁知身后突然冒出一个敌人,端着刺刀冲我而来。我一转身,想用手夹住刺刀,但还是被刺中了右手臂和腹部,无法继续拼刺刀的我就紧紧抱住敌人腰部,就地滚下山去,不省人事……”

  清扫战场时,战友发现了满身是血的甘厚美,当大家准备用担架抬他下战场进行医治时,他苏醒了过来,说的第一句话便是:“我还能打机枪,我的手指还能动,轻伤不下火线,让我留在战场上。”

  翻开甘厚美的档案资料,泛黄的纸张上记录着老人南征北战的足迹:淮海战役李土楼战斗、关垭子战斗、牛蹄岭战斗、川北火天岗战斗……每一场战斗,甘厚美都冲锋在前,奋勇杀敌,立功9次,在战场历经九死一生。

  淮海战役纪念章、解放西南胜利纪念章、解放西北纪念章、解放华中南纪念章。其中,那枚西北军政委员会颁发的“人民功臣”奖章,更是对甘厚美的高度肯定。这些奖章被甘厚美深藏箱底几十年。“我们兄弟几个都没见过,直到2002年。”老人的大儿子甘本淼说。2002年,老人的故事被所在单位偶然间发现,老人这才将自己曾经立功9次的英勇事迹告诸于人。

王佑衡 摄


  退伍不褪色:“不占公家一分便宜”

  战争带给甘厚美的不仅仅是荣光,还有伤痛。“现在我身上总共有三处伤,手臂、肚皮和右腿。”甘厚美说。

  湖北、安徽、陕西、四川……几经辗转,甘厚美也从一名普通的战士升调为副连长,随后被师团保送至兰州文化中学进行学习。1958年,甘厚美学成毕业,但因伤病复发,无法再回归军营,他面临复员转业的人生转折。当时,组织安排他作为伤残军人复员,他毅然地拒绝了。

  “我绝对不能成为国家的包袱。”同年3月,甘厚美带着一身伤病复员回乡。

  回忆至此,甘厚美声音颤抖,“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感到惭愧,党和国家给了我关怀,并送我去学习,可我一学完就回乡了,没能继续为祖国和人民做贡献。”

  回乡后,甘厚美毫不声张,当时县民政局和县教育局安排他前往浏阳二中师训班教书。因腿部受伤,甘厚美无法长时间站立,随后便辞去了教师这一职业,回家务农。

  1959年至1961年,甘厚美因伤病复发,多次前往长沙进行医治,共用去1700余元。这是一笔很大的开销,当时的文家市公社党委让他去县民政局报销,然后再回公社报销,甘厚美拒绝了。

  “我用的是我的转业费,这本身就是党和人民给我的,我不能这样去占公家便宜。”

  此后的几十年里,甘厚美的身影出现在了文家市搬运队、清江水库、小尾冲煤矿、文家市煤矿……他从不张扬自己从前的战绩,无论日子如何艰辛、如何困难,他从来不向组织提要求。

  “每每想到牺牲的战友,他们为党和国家奉献了自己的生命,而我不能再继续奉献,怎么还有脸皮去向党和国家提要求。”甘厚美激动地说。

  “我们的国家还未富强,作为共产党员,我们还应该继续奋斗,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

  “以前保家卫国,现在复员回乡,幸运地活到了大发展的时代,我们应该维护政府,一起建设富强的国家……”

  从艰苦卓绝的革命年代,到筚路蓝缕的建设岁月,再到大浪逐新的改革新时代,甘厚美怀着对祖国和人民的满腔赤诚,带着强烈的使命意识,以坚如磐石的意志,在自己的岗位上默默奉献。

  和平年代“诚诚恳恳做人,踏踏实实做事”

  坚韧、质朴、奉献、奋斗……甘厚美的精神也深深地影响了他的儿女。他的大儿子甘本淼后来成为了一名人民教师,站上三尺讲台,教书育人,培养社会主义的建设者和接班人。

  甘厚美经常教育孩子“荣誉是属于人民属于党的,如果想要吃‘国家粮’,凭自己的本事去争取,我没有能力,也不会给你们找工作”。他一直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够诚诚恳恳做人,踏踏实实做事。

  五个儿子,没有一个沾过他的光。

  “我之前不能理解,父亲为什么不给我们多讲讲他立功的故事,而只说他打过仗,父亲身上让人不能理解的事情实在太多了。”甘本淼说。

  “父亲到煤矿工作是作为管理干部去的,可是他却要求下井,只为多一点下井费和粮食补助,而他当时可以申请上面照顾,他却不愿意开口。”

  1982年,甘厚美作为一名普通的工人从文家市煤矿退休,平时与他深交的多名同志都在为他抱不平。而甘厚美却说:“这是组织上的事情,一切听从组织安排,组织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一直到2000年,经由煤矿领导出面,经长沙市劳动局批准,甘厚美才被认定为新中国成立前参加革命工作的退休老工人。

  “这近二十年里,父亲少享受的经济待遇,他丝毫没有计较。”甘本淼说,甘厚美对子女要求也很严格,“我对父亲有过责怪,但是后来明白了这是父亲的一种教育,教会我们艰苦奋斗,自力更生。”

  “我这辈子只有这么几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一是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二是没有占公家一分便宜,没犯过让人指手划脚的错误;三是子女凭自己的努力成为了对社会有用的人。”甘厚美欣慰地说。


  荣誉榜

  1949年获中原军区授“淮海战役纪念章”一枚

  1949年获西南军区授“解放西南纪念章”一枚

  1950年获西北军政委员会“人民功臣奖章”一枚

  1950年获西北军政委员会“解放西北纪念章”一枚

  1954年获全国人民慰问中国人民解放军代表团赠“功臣人员纪念章”一枚

  (浏阳市融媒体中心 记者 胡敏 唐娇)